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最新博文

    可访问此网址-送彩金:💰【ag88.shop】💰

    一波三折的COP25:从巴西到智利,紧急落脚西班牙

    “天阿!你有看到新闻吗?我们的总统宣布取消APEC(亚太经济合作会议)和COP25(第25届联合国气候大会)。我真不敢相信!”。荧幕另一头的智利朋友丢讯息给我。

    “什么,这是开玩笑吗?”我心想。赶紧用各种语言在网络上找寻新闻,但一无所获,心想朋友为何要吓唬我。

    十几分钟过去,BBC发布一则快讯“突发新闻:智利总统因为连日来的社会示威运动,宣布取消主办APEC和COP25”。

    这新闻对于取消会议前天刚刚订了智利机票的我无非是晴天霹雳。参加过这么多届联合国会议,第一次碰到一个月前取消的。

    难产的COP25:巴西不爱、智利弃之

    说起第25届气候变化大会,过程可谓曲折离奇。联合国气候大会为了平均各地区的发展以及兼顾公平性,按照惯例必须在各大洲轮回举办。从第二十届算起,COP20在秘鲁利马(南美洲),COP21在法国巴黎(欧洲),COP22在摩洛哥马拉喀什(非洲),COP23由斐济(亚太)主办、德国波昂协办,COP24在波兰卡托维兹(欧洲)。

    按照顺序,今年轮到南美国家主办。原本表定巴西为COP25主办国,但在2018年,号称有“巴西特朗普”的右翼候选人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当选,他向来是“气候变化怀疑论”的支持者。2019年就任后马上就宣布,因为财政吃紧,所以放弃COP25主办权。气候大会面临第一次难产。

    所幸,同样也刚上任不久的智利总统皮涅拉(Sebastián Piñera)实时提出了主办的意愿,才结束了这场风波。但想不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居然在即将召开的前一个月,会议临时被取消。

    COP25,12月2日起两周于西班牙马德里举行(来源:John Englart on Flickr,CC BY-SA 2.0)

    智利为什么不办了?

    智利向来是南美的模范生,近年来南美洲各国经济发展迟缓,多国社会动荡、贪腐问题严重。智利算是其中唯一经济还能稳定成长的国家,国民人均收入约2万美元,居拉丁美洲之首。但是政府大量推行国营企业私有化、财团问题严重、前军政府势力未消,也让智利成为南美贫富差距最大的国家。

    “在智利教育很昂贵,有钱人都把子女送去精英学校,一般民众根本付不起。节节高升的物价,让年轻人感到根本没有未来”,智利朋友跟我解释道。

    这次抗议示威起因,是首都圣地亚哥地铁票涨价,票价从从原本的800比索(约人民币7.3元)调涨到830比索(约人民币7.6元),涨幅虽然不大,但已经是今年第二次涨价了。愤怒的民众组织了逃票活动与多场示威抗议。

    值得注意的是,带头示威抗议的很多是学生,但是学生的地铁票并不在这次调涨范围。显示,人民的不满早已积怨已久,社会冲突箭在弦上、一触即发,票价涨只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由于智利11月、12月接连举办两场大型国际会议,抗议民众期望对政府产生压力,要求总统下台,并且对于社会制度(教育、医疗、退休制度……)作出改革。

    总统虽然宣布取消调涨政策,但是同时也铁腕实行宵禁,让军人走上街头。软硬兼施的手段不被抗议民众所接受,冲突越演越烈,数十个地铁站被烧毁,超过20人死亡,以及2400名以上的民众与警察受伤,智利的冲突似乎短期很难落幕。

    “智利抗议这么严重,会不会有可能停办?”我问道。

    “不用担心啦,前面还有一个APEC会议挡着!智利总统会想办法让冲突在11月落幕的。”另一与会代表胸有成足的跟我说。

    结果想不到,总统不但不下台,还直接取消了两场国际会议。

    智利示威的报纸报道。来源:赵伟婷。

    各国经济发展

    近年来全球人民对于全球暖化与气候变化的认知与关注不断升高,各地都有举办气候游行,表达希望政府赶快采取行动。但同时各地的政治、经济情势发展与社会动荡,也让气候治理蒙上一层阴影。

    2015年巴黎COP21前,发生大规模恐怖攻击,在法国政府加强维安下顺利落幕。2016年英国公投脱欧,民粹主义崛起,增加了气候治理难度,2018年法国政府宣布调高燃料税,引发超过半年的“黄背心运动”,使得此政策不得不暂停。

    今年智利因为示威抗议与冲突临时取消会议。虽然这些活动的起因都不是反对气候变化治理,但是却为国际合作增加了变量。

    2015年通过的《巴黎协定》只是个大框架,之后的几年,各国政府就协议内容细节、执行机制与遵约方式内容做进一步谈判。由于明年2020已来到《巴黎协定》的遵约期,今年COP25更是检视各政府所提交国家自愿减量的关键时刻。另外,针对国际碳排放交易机制的Article 6,也规划在今年定案。

    但在紧要关头,智利政府两手一摊,宣布不举行。气候大会瞬间成为孤儿。所幸西班牙政府紧急伸出援手,接下了这个烫手山芋。

    结果,气候大会绕了半个地球,从智利圣地亚哥搬到了西班牙首都马德里。

    另类的“气候变化受灾户”

    顺道一提,智利位处南美,对于欧洲、亚洲的代表而言,位处偏远。加上每次开国际会议,由于同时间涌入大量参与者,所以机票跟饭店价格都会水涨船高。因此,很多政府官员、NGO组织、企业代表、学者等,早在半年多前就已经把机票跟住宿都预定好,许多会举行周边活动的组织,也印好了海报跟订了活动场地。

    这次遭遇会前临时取消,许多人都面临了机票、饭店、活动行程无法退款的窘境,成为另类的“气候变化受灾户”。

    象是,在暑假就已经搭太阳能船横跨大西洋的“气候少女”格蕾塔‧通贝里(Greta Thunberg),原本规划从美国纽约开始半年,在各地演讲、示威,横跨美洲,一路前进到智利,在消息一宣布后也被卡在半路上。

    为了降低个人碳排放,坚持不搭飞机的她,当时人在美国加州。没有办法,只好在Twitter上征求“搭便车”。各国媒体兴致高昂的帮她预想了好多可行方案,包括坐帆船、跟货运船一起、划船过去,甚至还出现了游泳的选项(1998年真的有位法国人Benoit Lecomte,以多点休息的方式,耗时数月,游泳横跨了大西洋)。

    南北失衡的隐忧

    另一个问题是,气候大会每年各洲轮流的用意,除了增加公平性,促进各地区对于气候议题的重视之外,另一个目的也是降低各国政府的财务负担。此次会议从南美跨越半个地球来到欧洲,许多南方发展中国家纷纷表示,在支出上造成很大的开销。另外,也可以影响到南方国家在会议中的话语权。

    话说,COP从第21届开始几乎都是在欧洲或地中海沿岸附近国家举办,2020年COP26预计在英国格拉斯哥(Glasgow)举行。本次南美国家在气候会议上的迂回曲折,或许也显示了各国在面对经济困境、社会抗议不断下,同时执行气候政策的两难。

    另外,美国特朗普政府在这个节骨眼上,又正式提交了退出《巴黎协定》的申请书,气候治理的未来可说是多灾多难啊!

    接下来在马德里举办的气候会议,可说是挽回国际气候治理威信的关键时刻。在短短的一个月举办超过25000名与会者的大型国际会议,几乎可说是不可能的任务,但是西班牙希望用行动表示,“只要有决心,我们就可以做到!”。

    (编辑:Frank)

    <

    “天阿!你有看到新闻吗?我们的总统宣布取消APEC(亚太经济合作会议)和COP25(第25届联合国气候大会)。我真不敢相信!”。荧幕另一头的智利朋友丢讯息给我。

    “什么,这是开玩笑吗?”我心想。赶紧用各种语言在网络上找寻新闻,但一无所获,心想朋友为何要吓唬我。

    十几分钟过去,BBC发布一则快讯“突发新闻:智利总统因为连日来的社会示威运动,宣布取消主办APEC和COP25”。

    这新闻对于取消会议前天刚刚订了智利机票的我无非是晴天霹雳。参加过这么多届联合国会议,第一次碰到一个月前取消的。

    难产的COP25:巴西不爱、智利弃之

    说起第25届气候变化大会,过程可谓曲折离奇。联合国气候大会为了平均各地区的发展以及兼顾公平性,按照惯例必须在各大洲轮回举办。从第二十届算起,COP20在秘鲁利马(南美洲),COP21在法国巴黎(欧洲),COP22在摩洛哥马拉喀什(非洲),COP23由斐济(亚太)主办、德国波昂协办,COP24在波兰卡托维兹(欧洲)。

    按照顺序,今年轮到南美国家主办。原本表定巴西为COP25主办国,但在2018年,号称有“巴西特朗普”的右翼候选人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当选,他向来是“气候变化怀疑论”的支持者。2019年就任后马上就宣布,因为财政吃紧,所以放弃COP25主办权。气候大会面临第一次难产。

    所幸,同样也刚上任不久的智利总统皮涅拉(Sebastián Piñera)实时提出了主办的意愿,才结束了这场风波。但想不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居然在即将召开的前一个月,会议临时被取消。

    COP25,12月2日起两周于西班牙马德里举行(来源:John Englart on Flickr,CC BY-SA 2.0)

    智利为什么不办了?

    智利向来是南美的模范生,近年来南美洲各国经济发展迟缓,多国社会动荡、贪腐问题严重。智利算是其中唯一经济还能稳定成长的国家,国民人均收入约2万美元,居拉丁美洲之首。但是政府大量推行国营企业私有化、财团问题严重、前军政府势力未消,也让智利成为南美贫富差距最大的国家。

    “在智利教育很昂贵,有钱人都把子女送去精英学校,一般民众根本付不起。节节高升的物价,让年轻人感到根本没有未来”,智利朋友跟我解释道。

    这次抗议示威起因,是首都圣地亚哥地铁票涨价,票价从从原本的800比索(约人民币7.3元)调涨到830比索(约人民币7.6元),涨幅虽然不大,但已经是今年第二次涨价了。愤怒的民众组织了逃票活动与多场示威抗议。

    值得注意的是,带头示威抗议的很多是学生,但是学生的地铁票并不在这次调涨范围。显示,人民的不满早已积怨已久,社会冲突箭在弦上、一触即发,票价涨只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由于智利11月、12月接连举办两场大型国际会议,抗议民众期望对政府产生压力,要求总统下台,并且对于社会制度(教育、医疗、退休制度……)作出改革。

    总统虽然宣布取消调涨政策,但是同时也铁腕实行宵禁,让军人走上街头。软硬兼施的手段不被抗议民众所接受,冲突越演越烈,数十个地铁站被烧毁,超过20人死亡,以及2400名以上的民众与警察受伤,智利的冲突似乎短期很难落幕。

    “智利抗议这么严重,会不会有可能停办?”我问道。

    “不用担心啦,前面还有一个APEC会议挡着!智利总统会想办法让冲突在11月落幕的。”另一与会代表胸有成足的跟我说。

    结果想不到,总统不但不下台,还直接取消了两场国际会议。

    智利示威的报纸报道。来源:赵伟婷。

    各国经济发展

    近年来全球人民对于全球暖化与气候变化的认知与关注不断升高,各地都有举办气候游行,表达希望政府赶快采取行动。但同时各地的政治、经济情势发展与社会动荡,也让气候治理蒙上一层阴影。

    2015年巴黎COP21前,发生大规模恐怖攻击,在法国政府加强维安下顺利落幕。2016年英国公投脱欧,民粹主义崛起,增加了气候治理难度,2018年法国政府宣布调高燃料税,引发超过半年的“黄背心运动”,使得此政策不得不暂停。

    今年智利因为示威抗议与冲突临时取消会议。虽然这些活动的起因都不是反对气候变化治理,但是却为国际合作增加了变量。

    2015年通过的《巴黎协定》只是个大框架,之后的几年,各国政府就协议内容细节、执行机制与遵约方式内容做进一步谈判。由于明年2020已来到《巴黎协定》的遵约期,今年COP25更是检视各政府所提交国家自愿减量的关键时刻。另外,针对国际碳排放交易机制的Article 6,也规划在今年定案。

    但在紧要关头,智利政府两手一摊,宣布不举行。气候大会瞬间成为孤儿。所幸西班牙政府紧急伸出援手,接下了这个烫手山芋。

    结果,气候大会绕了半个地球,从智利圣地亚哥搬到了西班牙首都马德里。

    另类的“气候变化受灾户”

    顺道一提,智利位处南美,对于欧洲、亚洲的代表而言,位处偏远。加上每次开国际会议,由于同时间涌入大量参与者,所以机票跟饭店价格都会水涨船高。因此,很多政府官员、NGO组织、企业代表、学者等,早在半年多前就已经把机票跟住宿都预定好,许多会举行周边活动的组织,也印好了海报跟订了活动场地。

    这次遭遇会前临时取消,许多人都面临了机票、饭店、活动行程无法退款的窘境,成为另类的“气候变化受灾户”。

    象是,在暑假就已经搭太阳能船横跨大西洋的“气候少女”格蕾塔‧通贝里(Greta Thunberg),原本规划从美国纽约开始半年,在各地演讲、示威,横跨美洲,一路前进到智利,在消息一宣布后也被卡在半路上。

    为了降低个人碳排放,坚持不搭飞机的她,当时人在美国加州。没有办法,只好在Twitter上征求“搭便车”。各国媒体兴致高昂的帮她预想了好多可行方案,包括坐帆船、跟货运船一起、划船过去,甚至还出现了游泳的选项(1998年真的有位法国人Benoit Lecomte,以多点休息的方式,耗时数月,游泳横跨了大西洋)。

    南北失衡的隐忧

    另一个问题是,气候大会每年各洲轮流的用意,除了增加公平性,促进各地区对于气候议题的重视之外,另一个目的也是降低各国政府的财务负担。此次会议从南美跨越半个地球来到欧洲,许多南方发展中国家纷纷表示,在支出上造成很大的开销。另外,也可以影响到南方国家在会议中的话语权。

    话说,COP从第21届开始几乎都是在欧洲或地中海沿岸附近国家举办,2020年COP26预计在英国格拉斯哥(Glasgow)举行。本次南美国家在气候会议上的迂回曲折,或许也显示了各国在面对经济困境、社会抗议不断下,同时执行气候政策的两难。

    另外,美国特朗普政府在这个节骨眼上,又正式提交了退出《巴黎协定》的申请书,气候治理的未来可说是多灾多难啊!

    接下来在马德里举办的气候会议,可说是挽回国际气候治理威信的关键时刻。在短短的一个月举办超过25000名与会者的大型国际会议,几乎可说是不可能的任务,但是西班牙希望用行动表示,“只要有决心,我们就可以做到!”。

    (编辑:Frank)

    <

    “天阿!你有看到新闻吗?我们的总统宣布取消APEC(亚太经济合作会议)和COP25(第25届联合国气候大会)。我真不敢相信!”。荧幕另一头的智利朋友丢讯息给我。

    “什么,这是开玩笑吗?”我心想。赶紧用各种语言在网络上找寻新闻,但一无所获,心想朋友为何要吓唬我。

    十几分钟过去,BBC发布一则快讯“突发新闻:智利总统因为连日来的社会示威运动,宣布取消主办APEC和COP25”。

    这新闻对于取消会议前天刚刚订了智利机票的我无非是晴天霹雳。参加过这么多届联合国会议,第一次碰到一个月前取消的。

    难产的COP25:巴西不爱、智利弃之

    说起第25届气候变化大会,过程可谓曲折离奇。联合国气候大会为了平均各地区的发展以及兼顾公平性,按照惯例必须在各大洲轮回举办。从第二十届算起,COP20在秘鲁利马(南美洲),COP21在法国巴黎(欧洲),COP22在摩洛哥马拉喀什(非洲),COP23由斐济(亚太)主办、德国波昂协办,COP24在波兰卡托维兹(欧洲)。

    按照顺序,今年轮到南美国家主办。原本表定巴西为COP25主办国,但在2018年,号称有“巴西特朗普”的右翼候选人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当选,他向来是“气候变化怀疑论”的支持者。2019年就任后马上就宣布,因为财政吃紧,所以放弃COP25主办权。气候大会面临第一次难产。

    所幸,同样也刚上任不久的智利总统皮涅拉(Sebastián Piñera)实时提出了主办的意愿,才结束了这场风波。但想不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居然在即将召开的前一个月,会议临时被取消。

    COP25,12月2日起两周于西班牙马德里举行(来源:John Englart on Flickr,CC BY-SA 2.0)

    智利为什么不办了?

    智利向来是南美的模范生,近年来南美洲各国经济发展迟缓,多国社会动荡、贪腐问题严重。智利算是其中唯一经济还能稳定成长的国家,国民人均收入约2万美元,居拉丁美洲之首。但是政府大量推行国营企业私有化、财团问题严重、前军政府势力未消,也让智利成为南美贫富差距最大的国家。

    “在智利教育很昂贵,有钱人都把子女送去精英学校,一般民众根本付不起。节节高升的物价,让年轻人感到根本没有未来”,智利朋友跟我解释道。

    这次抗议示威起因,是首都圣地亚哥地铁票涨价,票价从从原本的800比索(约人民币7.3元)调涨到830比索(约人民币7.6元),涨幅虽然不大,但已经是今年第二次涨价了。愤怒的民众组织了逃票活动与多场示威抗议。

    值得注意的是,带头示威抗议的很多是学生,但是学生的地铁票并不在这次调涨范围。显示,人民的不满早已积怨已久,社会冲突箭在弦上、一触即发,票价涨只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由于智利11月、12月接连举办两场大型国际会议,抗议民众期望对政府产生压力,要求总统下台,并且对于社会制度(教育、医疗、退休制度……)作出改革。

    总统虽然宣布取消调涨政策,但是同时也铁腕实行宵禁,让军人走上街头。软硬兼施的手段不被抗议民众所接受,冲突越演越烈,数十个地铁站被烧毁,超过20人死亡,以及2400名以上的民众与警察受伤,智利的冲突似乎短期很难落幕。

    “智利抗议这么严重,会不会有可能停办?”我问道。

    “不用担心啦,前面还有一个APEC会议挡着!智利总统会想办法让冲突在11月落幕的。”另一与会代表胸有成足的跟我说。

    结果想不到,总统不但不下台,还直接取消了两场国际会议。

    智利示威的报纸报道。来源:赵伟婷。

    各国经济发展

    近年来全球人民对于全球暖化与气候变化的认知与关注不断升高,各地都有举办气候游行,表达希望政府赶快采取行动。但同时各地的政治、经济情势发展与社会动荡,也让气候治理蒙上一层阴影。

    2015年巴黎COP21前,发生大规模恐怖攻击,在法国政府加强维安下顺利落幕。2016年英国公投脱欧,民粹主义崛起,增加了气候治理难度,2018年法国政府宣布调高燃料税,引发超过半年的“黄背心运动”,使得此政策不得不暂停。

    今年智利因为示威抗议与冲突临时取消会议。虽然这些活动的起因都不是反对气候变化治理,但是却为国际合作增加了变量。

    2015年通过的《巴黎协定》只是个大框架,之后的几年,各国政府就协议内容细节、执行机制与遵约方式内容做进一步谈判。由于明年2020已来到《巴黎协定》的遵约期,今年COP25更是检视各政府所提交国家自愿减量的关键时刻。另外,针对国际碳排放交易机制的Article 6,也规划在今年定案。

    但在紧要关头,智利政府两手一摊,宣布不举行。气候大会瞬间成为孤儿。所幸西班牙政府紧急伸出援手,接下了这个烫手山芋。

    结果,气候大会绕了半个地球,从智利圣地亚哥搬到了西班牙首都马德里。

    另类的“气候变化受灾户”

    顺道一提,智利位处南美,对于欧洲、亚洲的代表而言,位处偏远。加上每次开国际会议,由于同时间涌入大量参与者,所以机票跟饭店价格都会水涨船高。因此,很多政府官员、NGO组织、企业代表、学者等,早在半年多前就已经把机票跟住宿都预定好,许多会举行周边活动的组织,也印好了海报跟订了活动场地。

    这次遭遇会前临时取消,许多人都面临了机票、饭店、活动行程无法退款的窘境,成为另类的“气候变化受灾户”。

    象是,在暑假就已经搭太阳能船横跨大西洋的“气候少女”格蕾塔‧通贝里(Greta Thunberg),原本规划从美国纽约开始半年,在各地演讲、示威,横跨美洲,一路前进到智利,在消息一宣布后也被卡在半路上。

    为了降低个人碳排放,坚持不搭飞机的她,当时人在美国加州。没有办法,只好在Twitter上征求“搭便车”。各国媒体兴致高昂的帮她预想了好多可行方案,包括坐帆船、跟货运船一起、划船过去,甚至还出现了游泳的选项(1998年真的有位法国人Benoit Lecomte,以多点休息的方式,耗时数月,游泳横跨了大西洋)。

    南北失衡的隐忧

    另一个问题是,气候大会每年各洲轮流的用意,除了增加公平性,促进各地区对于气候议题的重视之外,另一个目的也是降低各国政府的财务负担。此次会议从南美跨越半个地球来到欧洲,许多南方发展中国家纷纷表示,在支出上造成很大的开销。另外,也可以影响到南方国家在会议中的话语权。

    话说,COP从第21届开始几乎都是在欧洲或地中海沿岸附近国家举办,2020年COP26预计在英国格拉斯哥(Glasgow)举行。本次南美国家在气候会议上的迂回曲折,或许也显示了各国在面对经济困境、社会抗议不断下,同时执行气候政策的两难。

    另外,美国特朗普政府在这个节骨眼上,又正式提交了退出《巴黎协定》的申请书,气候治理的未来可说是多灾多难啊!

    接下来在马德里举办的气候会议,可说是挽回国际气候治理威信的关键时刻。在短短的一个月举办超过25000名与会者的大型国际会议,几乎可说是不可能的任务,但是西班牙希望用行动表示,“只要有决心,我们就可以做到!”。

    (编辑:Frank)

    <

    一波三折的COP25:从巴西到智利,紧急落脚西班牙

    “天阿!你有看到新闻吗?我们的总统宣布取消APEC(亚太经济合作会议)和COP25(第25届联合国气候大会)。我真不敢相信!”。荧幕另一头的智利朋友丢讯息给我。

    “什么,这是开玩笑吗?”我心想。赶紧用各种语言在网络上找寻新闻,但一无所获,心想朋友为何要吓唬我。

    十几分钟过去,BBC发布一则快讯“突发新闻:智利总统因为连日来的社会示威运动,宣布取消主办APEC和COP25”。

    这新闻对于取消会议前天刚刚订了智利机票的我无非是晴天霹雳。参加过这么多届联合国会议,第一次碰到一个月前取消的。

    难产的COP25:巴西不爱、智利弃之

    说起第25届气候变化大会,过程可谓曲折离奇。联合国气候大会为了平均各地区的发展以及兼顾公平性,按照惯例必须在各大洲轮回举办。从第二十届算起,COP20在秘鲁利马(南美洲),COP21在法国巴黎(欧洲),COP22在摩洛哥马拉喀什(非洲),COP23由斐济(亚太)主办、德国波昂协办,COP24在波兰卡托维兹(欧洲)。

    按照顺序,今年轮到南美国家主办。原本表定巴西为COP25主办国,但在2018年,号称有“巴西特朗普”的右翼候选人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当选,他向来是“气候变化怀疑论”的支持者。2019年就任后马上就宣布,因为财政吃紧,所以放弃COP25主办权。气候大会面临第一次难产。

    所幸,同样也刚上任不久的智利总统皮涅拉(Sebastián Piñera)实时提出了主办的意愿,才结束了这场风波。但想不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居然在即将召开的前一个月,会议临时被取消。

    COP25,12月2日起两周于西班牙马德里举行(来源:John Englart on Flickr,CC BY-SA 2.0)

    智利为什么不办了?

    智利向来是南美的模范生,近年来南美洲各国经济发展迟缓,多国社会动荡、贪腐问题严重。智利算是其中唯一经济还能稳定成长的国家,国民人均收入约2万美元,居拉丁美洲之首。但是政府大量推行国营企业私有化、财团问题严重、前军政府势力未消,也让智利成为南美贫富差距最大的国家。

    “在智利教育很昂贵,有钱人都把子女送去精英学校,一般民众根本付不起。节节高升的物价,让年轻人感到根本没有未来”,智利朋友跟我解释道。

    这次抗议示威起因,是首都圣地亚哥地铁票涨价,票价从从原本的800比索(约人民币7.3元)调涨到830比索(约人民币7.6元),涨幅虽然不大,但已经是今年第二次涨价了。愤怒的民众组织了逃票活动与多场示威抗议。

    值得注意的是,带头示威抗议的很多是学生,但是学生的地铁票并不在这次调涨范围。显示,人民的不满早已积怨已久,社会冲突箭在弦上、一触即发,票价涨只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由于智利11月、12月接连举办两场大型国际会议,抗议民众期望对政府产生压力,要求总统下台,并且对于社会制度(教育、医疗、退休制度……)作出改革。

    总统虽然宣布取消调涨政策,但是同时也铁腕实行宵禁,让军人走上街头。软硬兼施的手段不被抗议民众所接受,冲突越演越烈,数十个地铁站被烧毁,超过20人死亡,以及2400名以上的民众与警察受伤,智利的冲突似乎短期很难落幕。

    “智利抗议这么严重,会不会有可能停办?”我问道。

    “不用担心啦,前面还有一个APEC会议挡着!智利总统会想办法让冲突在11月落幕的。”另一与会代表胸有成足的跟我说。

    结果想不到,总统不但不下台,还直接取消了两场国际会议。

    智利示威的报纸报道。来源:赵伟婷。

    各国经济发展

    近年来全球人民对于全球暖化与气候变化的认知与关注不断升高,各地都有举办气候游行,表达希望政府赶快采取行动。但同时各地的政治、经济情势发展与社会动荡,也让气候治理蒙上一层阴影。

    2015年巴黎COP21前,发生大规模恐怖攻击,在法国政府加强维安下顺利落幕。2016年英国公投脱欧,民粹主义崛起,增加了气候治理难度,2018年法国政府宣布调高燃料税,引发超过半年的“黄背心运动”,使得此政策不得不暂停。

    今年智利因为示威抗议与冲突临时取消会议。虽然这些活动的起因都不是反对气候变化治理,但是却为国际合作增加了变量。

    2015年通过的《巴黎协定》只是个大框架,之后的几年,各国政府就协议内容细节、执行机制与遵约方式内容做进一步谈判。由于明年2020已来到《巴黎协定》的遵约期,今年COP25更是检视各政府所提交国家自愿减量的关键时刻。另外,针对国际碳排放交易机制的Article 6,也规划在今年定案。

    但在紧要关头,智利政府两手一摊,宣布不举行。气候大会瞬间成为孤儿。所幸西班牙政府紧急伸出援手,接下了这个烫手山芋。

    结果,气候大会绕了半个地球,从智利圣地亚哥搬到了西班牙首都马德里。

    另类的“气候变化受灾户”

    顺道一提,智利位处南美,对于欧洲、亚洲的代表而言,位处偏远。加上每次开国际会议,由于同时间涌入大量参与者,所以机票跟饭店价格都会水涨船高。因此,很多政府官员、NGO组织、企业代表、学者等,早在半年多前就已经把机票跟住宿都预定好,许多会举行周边活动的组织,也印好了海报跟订了活动场地。

    这次遭遇会前临时取消,许多人都面临了机票、饭店、活动行程无法退款的窘境,成为另类的“气候变化受灾户”。

    象是,在暑假就已经搭太阳能船横跨大西洋的“气候少女”格蕾塔‧通贝里(Greta Thunberg),原本规划从美国纽约开始半年,在各地演讲、示威,横跨美洲,一路前进到智利,在消息一宣布后也被卡在半路上。

    为了降低个人碳排放,坚持不搭飞机的她,当时人在美国加州。没有办法,只好在Twitter上征求“搭便车”。各国媒体兴致高昂的帮她预想了好多可行方案,包括坐帆船、跟货运船一起、划船过去,甚至还出现了游泳的选项(1998年真的有位法国人Benoit Lecomte,以多点休息的方式,耗时数月,游泳横跨了大西洋)。

    南北失衡的隐忧

    另一个问题是,气候大会每年各洲轮流的用意,除了增加公平性,促进各地区对于气候议题的重视之外,另一个目的也是降低各国政府的财务负担。此次会议从南美跨越半个地球来到欧洲,许多南方发展中国家纷纷表示,在支出上造成很大的开销。另外,也可以影响到南方国家在会议中的话语权。

    话说,COP从第21届开始几乎都是在欧洲或地中海沿岸附近国家举办,2020年COP26预计在英国格拉斯哥(Glasgow)举行。本次南美国家在气候会议上的迂回曲折,或许也显示了各国在面对经济困境、社会抗议不断下,同时执行气候政策的两难。

    另外,美国特朗普政府在这个节骨眼上,又正式提交了退出《巴黎协定》的申请书,气候治理的未来可说是多灾多难啊!

    接下来在马德里举办的气候会议,可说是挽回国际气候治理威信的关键时刻。在短短的一个月举办超过25000名与会者的大型国际会议,几乎可说是不可能的任务,但是西班牙希望用行动表示,“只要有决心,我们就可以做到!”。

    (编辑:Frank)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