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最新博文

    可访问此网址-送彩金:💰【ag88.shop】💰

    肯尼亚蝗群。 图片来源:FAO

    “新的蝗群将在下一个播种季节开始时,也就是3月~4月形成。这是一种威胁。”近日,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负责蝗灾的高级官员Keith Cressman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说,蝗群不会直接进入中国。就现阶段情况看,蝗灾暂时不会对国际粮食价格造成影响。

    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樊胜根也向《中国科学报》表示:“即便蝗群迁入我国云南、西藏或新疆,对粮食产量影响也不会很大。非洲蝗灾对全球粮食市场的影响可能比蝗虫直接迁入更值得关注。”

    多位受访专家表示,非洲蝗灾治理的情况将会左右未来粮食市场的走向,国际社会应当尽快施以援手,避免蝗灾在非洲造成更为严重的后果。

    区域粮食安全受到影响

    非洲之角包括了吉布提、埃塞俄比亚、厄立特里亚和索马里等国家,人口约1300万到2000万。曾在国际组织供职20余年的樊胜根经常到那里工作。他说,这些国家历史上自然灾害不断,是全球饥饿和营养不良的热点地区。世界粮食计划署、世界银行、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一直在向非洲之角提供国际援助。

    “这使得非洲在面对蝗灾的时候比较脆弱。”樊胜根说。

    此次蝗灾已在索马里和埃塞俄比亚摧毁了大量农田,随后又在肯尼亚多地肆虐,并越过边境抵达了乌干达。截至2月20日,蝗虫已入境南苏丹。

    玉米和高粱是非洲之角的主粮,而肯尼亚、苏丹更偏向于畜牧业,因此牧草是一种主要作物。

    “沙漠蝗虫吃掉所有东西,首先是沙漠中的自然植被,然后是牧场、雨养作物,然后是农作物,包括水果、蔬菜和谷物。这将影响非洲之角的区域粮食安全。”Cressman表示,蝗灾对当地农民和牧民的影响是严重的,但是当前的蝗群是在大部分收获完成后发生的。

    华中农业大学宏观农业研究院教授游良志刚刚结束对肯尼亚等国的考察。“我亲眼所见,蝗灾对肯尼亚、埃塞俄比亚等国有很大影响,受灾地区需要救济。”游良志告诉《中国科学报》,尽管非洲国家已经高度重视蝗灾,但仍旧需要外界给予防治技术的援助。

    替代效应或对粮食期货造成影响

    “倘若当地蝗灾没有受到抑制,这些国家粮食会减产。主要粮食作物是玉米、高粱、豆类,此外还有牧草等,木薯主要产区位于乌干达和坦桑尼亚。当然,热带水果也会受到影响。”樊胜根说,减产将直接造成受灾国提高粮食进口量,从而抬高粮价。

    更进一步也更令人担忧的是,“对世界粮食交易的期货市场造成恐慌”。樊胜根解释道,假设主要受灾作物玉米的价格上升,会带动其他农产品,例如小麦或者大米(作为主食)价格上升,同时也会影响大豆(作为饲料)价格上升。这是一种替代效应,最终引起整个粮价的上升,“但上升多少很难判断”。

    樊胜根估计,假如蝗灾一直南移,而且得不到很好的控制,整个非洲大陆都受到影响的话,那么粮价上升10%~20%不是没有可能。而这种效应可能要在播种季之后才会显现。届时,世界各国,包括中国将会面临一个高粮价的国际市场。

    确切影响尚待评估

    据联合国粮农组织消息,2月20日,来自阿拉伯半岛的蝗群到达科威特、巴林、卡塔尔和伊朗西南海岸的波斯湾沿岸。肯尼亚、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的局势仍然令人极为震惊,蝗灾威胁着该区域的粮食安全和生计。

    在亚洲,蝗虫继续在伊朗东南沿海繁殖。巴基斯坦印度边界沿线局势平静。在印度,针对拉贾斯坦邦部分地区残留的少量夏季繁殖群正在进行控制行动。

    不过,Cressman提醒,“现在不是印度拉贾斯坦邦的作物生长期,所以我们必须等到夏天才能知道(印度农业是否受到重大影响)。”

    “非洲东部受蝗虫侵害的确切影响尚待评估,但我们已经可以想象到,其影响取决于侵扰发生的季节。”国际食物政策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张巍告诉《中国科学报》,在3到5月的雨季(即播种季)发生蝗虫侵害时,粮食安全面临更大的风险,因为非洲农业仍主要靠雨养。

    张巍认为,蝗灾将对那些通过贷款进行灌溉投资的农民产生长期的生计影响。这些农民大多数都是小农,在经济上极易遭受自然灾害冲击。“旱季灌溉的成本很高,在旱季进行生产投资后又被蝗虫夺去收成,可能会使农民陷入长期的贫困境地。”

    樊胜根和游良志也担心,受到蝗灾最直接和最大影响的是本身已陷入贫困境地的东非农民。

    樊胜根提醒,2012年之后成立的世界粮食预警机制已经关注到蝗灾可能造成的威胁,但仅是预警,力度还不够。“国际机构和世界各国有没有决心去面对、有没有行动,更加重要。”他呼吁对联合国等机构增加赞助和投入,对非洲受灾国家给予技术支持,尽快制定粮食援助的预案,尤其要关注贫困人口、饥饿和营养不良的弱势群体。

    中国农业科学院客座教授Kris A.G. Wyckhuys 告诉《中国科学报》,粮农组织和中国合作,正在使用有益的杀虫真菌防治沙漠蝗虫,这一部署值得赞扬。通过进一步完善和扩大,这一防治方法会非常有前途。

    “生物防治手段可以实现控制蝗灾,保护农产品供应安全,同时保护生态环境,达到农业可持续发展的目标。”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张龙说,生物农药对幼虫期蝗虫防治效果更好,一般需要7~12天的暴露期才能发挥作用。目前还没有关于防治效果的具体报道。

    (编辑:逍遥客)

    <

    肯尼亚蝗群。 图片来源:FAO

    “新的蝗群将在下一个播种季节开始时,也就是3月~4月形成。这是一种威胁。”近日,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负责蝗灾的高级官员Keith Cressman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说,蝗群不会直接进入中国。就现阶段情况看,蝗灾暂时不会对国际粮食价格造成影响。

    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樊胜根也向《中国科学报》表示:“即便蝗群迁入我国云南、西藏或新疆,对粮食产量影响也不会很大。非洲蝗灾对全球粮食市场的影响可能比蝗虫直接迁入更值得关注。”

    多位受访专家表示,非洲蝗灾治理的情况将会左右未来粮食市场的走向,国际社会应当尽快施以援手,避免蝗灾在非洲造成更为严重的后果。

    区域粮食安全受到影响

    非洲之角包括了吉布提、埃塞俄比亚、厄立特里亚和索马里等国家,人口约1300万到2000万。曾在国际组织供职20余年的樊胜根经常到那里工作。他说,这些国家历史上自然灾害不断,是全球饥饿和营养不良的热点地区。世界粮食计划署、世界银行、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一直在向非洲之角提供国际援助。

    “这使得非洲在面对蝗灾的时候比较脆弱。”樊胜根说。

    此次蝗灾已在索马里和埃塞俄比亚摧毁了大量农田,随后又在肯尼亚多地肆虐,并越过边境抵达了乌干达。截至2月20日,蝗虫已入境南苏丹。

    玉米和高粱是非洲之角的主粮,而肯尼亚、苏丹更偏向于畜牧业,因此牧草是一种主要作物。

    “沙漠蝗虫吃掉所有东西,首先是沙漠中的自然植被,然后是牧场、雨养作物,然后是农作物,包括水果、蔬菜和谷物。这将影响非洲之角的区域粮食安全。”Cressman表示,蝗灾对当地农民和牧民的影响是严重的,但是当前的蝗群是在大部分收获完成后发生的。

    华中农业大学宏观农业研究院教授游良志刚刚结束对肯尼亚等国的考察。“我亲眼所见,蝗灾对肯尼亚、埃塞俄比亚等国有很大影响,受灾地区需要救济。”游良志告诉《中国科学报》,尽管非洲国家已经高度重视蝗灾,但仍旧需要外界给予防治技术的援助。

    替代效应或对粮食期货造成影响

    “倘若当地蝗灾没有受到抑制,这些国家粮食会减产。主要粮食作物是玉米、高粱、豆类,此外还有牧草等,木薯主要产区位于乌干达和坦桑尼亚。当然,热带水果也会受到影响。”樊胜根说,减产将直接造成受灾国提高粮食进口量,从而抬高粮价。

    更进一步也更令人担忧的是,“对世界粮食交易的期货市场造成恐慌”。樊胜根解释道,假设主要受灾作物玉米的价格上升,会带动其他农产品,例如小麦或者大米(作为主食)价格上升,同时也会影响大豆(作为饲料)价格上升。这是一种替代效应,最终引起整个粮价的上升,“但上升多少很难判断”。

    樊胜根估计,假如蝗灾一直南移,而且得不到很好的控制,整个非洲大陆都受到影响的话,那么粮价上升10%~20%不是没有可能。而这种效应可能要在播种季之后才会显现。届时,世界各国,包括中国将会面临一个高粮价的国际市场。

    确切影响尚待评估

    据联合国粮农组织消息,2月20日,来自阿拉伯半岛的蝗群到达科威特、巴林、卡塔尔和伊朗西南海岸的波斯湾沿岸。肯尼亚、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的局势仍然令人极为震惊,蝗灾威胁着该区域的粮食安全和生计。

    在亚洲,蝗虫继续在伊朗东南沿海繁殖。巴基斯坦印度边界沿线局势平静。在印度,针对拉贾斯坦邦部分地区残留的少量夏季繁殖群正在进行控制行动。

    不过,Cressman提醒,“现在不是印度拉贾斯坦邦的作物生长期,所以我们必须等到夏天才能知道(印度农业是否受到重大影响)。”

    “非洲东部受蝗虫侵害的确切影响尚待评估,但我们已经可以想象到,其影响取决于侵扰发生的季节。”国际食物政策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张巍告诉《中国科学报》,在3到5月的雨季(即播种季)发生蝗虫侵害时,粮食安全面临更大的风险,因为非洲农业仍主要靠雨养。

    张巍认为,蝗灾将对那些通过贷款进行灌溉投资的农民产生长期的生计影响。这些农民大多数都是小农,在经济上极易遭受自然灾害冲击。“旱季灌溉的成本很高,在旱季进行生产投资后又被蝗虫夺去收成,可能会使农民陷入长期的贫困境地。”

    樊胜根和游良志也担心,受到蝗灾最直接和最大影响的是本身已陷入贫困境地的东非农民。

    樊胜根提醒,2012年之后成立的世界粮食预警机制已经关注到蝗灾可能造成的威胁,但仅是预警,力度还不够。“国际机构和世界各国有没有决心去面对、有没有行动,更加重要。”他呼吁对联合国等机构增加赞助和投入,对非洲受灾国家给予技术支持,尽快制定粮食援助的预案,尤其要关注贫困人口、饥饿和营养不良的弱势群体。

    中国农业科学院客座教授Kris A.G. Wyckhuys 告诉《中国科学报》,粮农组织和中国合作,正在使用有益的杀虫真菌防治沙漠蝗虫,这一部署值得赞扬。通过进一步完善和扩大,这一防治方法会非常有前途。

    “生物防治手段可以实现控制蝗灾,保护农产品供应安全,同时保护生态环境,达到农业可持续发展的目标。”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张龙说,生物农药对幼虫期蝗虫防治效果更好,一般需要7~12天的暴露期才能发挥作用。目前还没有关于防治效果的具体报道。

    (编辑:逍遥客)

    <

    专家提醒:蝗灾对国际粮食市场影响值得关注

    肯尼亚蝗群。 图片来源:FAO

    “新的蝗群将在下一个播种季节开始时,也就是3月~4月形成。这是一种威胁。”近日,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负责蝗灾的高级官员Keith Cressman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说,蝗群不会直接进入中国。就现阶段情况看,蝗灾暂时不会对国际粮食价格造成影响。

    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樊胜根也向《中国科学报》表示:“即便蝗群迁入我国云南、西藏或新疆,对粮食产量影响也不会很大。非洲蝗灾对全球粮食市场的影响可能比蝗虫直接迁入更值得关注。”

    多位受访专家表示,非洲蝗灾治理的情况将会左右未来粮食市场的走向,国际社会应当尽快施以援手,避免蝗灾在非洲造成更为严重的后果。

    区域粮食安全受到影响

    非洲之角包括了吉布提、埃塞俄比亚、厄立特里亚和索马里等国家,人口约1300万到2000万。曾在国际组织供职20余年的樊胜根经常到那里工作。他说,这些国家历史上自然灾害不断,是全球饥饿和营养不良的热点地区。世界粮食计划署、世界银行、联合国等国际组织一直在向非洲之角提供国际援助。

    “这使得非洲在面对蝗灾的时候比较脆弱。”樊胜根说。

    此次蝗灾已在索马里和埃塞俄比亚摧毁了大量农田,随后又在肯尼亚多地肆虐,并越过边境抵达了乌干达。截至2月20日,蝗虫已入境南苏丹。

    玉米和高粱是非洲之角的主粮,而肯尼亚、苏丹更偏向于畜牧业,因此牧草是一种主要作物。

    “沙漠蝗虫吃掉所有东西,首先是沙漠中的自然植被,然后是牧场、雨养作物,然后是农作物,包括水果、蔬菜和谷物。这将影响非洲之角的区域粮食安全。”Cressman表示,蝗灾对当地农民和牧民的影响是严重的,但是当前的蝗群是在大部分收获完成后发生的。

    华中农业大学宏观农业研究院教授游良志刚刚结束对肯尼亚等国的考察。“我亲眼所见,蝗灾对肯尼亚、埃塞俄比亚等国有很大影响,受灾地区需要救济。”游良志告诉《中国科学报》,尽管非洲国家已经高度重视蝗灾,但仍旧需要外界给予防治技术的援助。

    替代效应或对粮食期货造成影响

    “倘若当地蝗灾没有受到抑制,这些国家粮食会减产。主要粮食作物是玉米、高粱、豆类,此外还有牧草等,木薯主要产区位于乌干达和坦桑尼亚。当然,热带水果也会受到影响。”樊胜根说,减产将直接造成受灾国提高粮食进口量,从而抬高粮价。

    更进一步也更令人担忧的是,“对世界粮食交易的期货市场造成恐慌”。樊胜根解释道,假设主要受灾作物玉米的价格上升,会带动其他农产品,例如小麦或者大米(作为主食)价格上升,同时也会影响大豆(作为饲料)价格上升。这是一种替代效应,最终引起整个粮价的上升,“但上升多少很难判断”。

    樊胜根估计,假如蝗灾一直南移,而且得不到很好的控制,整个非洲大陆都受到影响的话,那么粮价上升10%~20%不是没有可能。而这种效应可能要在播种季之后才会显现。届时,世界各国,包括中国将会面临一个高粮价的国际市场。

    确切影响尚待评估

    据联合国粮农组织消息,2月20日,来自阿拉伯半岛的蝗群到达科威特、巴林、卡塔尔和伊朗西南海岸的波斯湾沿岸。肯尼亚、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的局势仍然令人极为震惊,蝗灾威胁着该区域的粮食安全和生计。

    在亚洲,蝗虫继续在伊朗东南沿海繁殖。巴基斯坦印度边界沿线局势平静。在印度,针对拉贾斯坦邦部分地区残留的少量夏季繁殖群正在进行控制行动。

    不过,Cressman提醒,“现在不是印度拉贾斯坦邦的作物生长期,所以我们必须等到夏天才能知道(印度农业是否受到重大影响)。”

    “非洲东部受蝗虫侵害的确切影响尚待评估,但我们已经可以想象到,其影响取决于侵扰发生的季节。”国际食物政策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张巍告诉《中国科学报》,在3到5月的雨季(即播种季)发生蝗虫侵害时,粮食安全面临更大的风险,因为非洲农业仍主要靠雨养。

    张巍认为,蝗灾将对那些通过贷款进行灌溉投资的农民产生长期的生计影响。这些农民大多数都是小农,在经济上极易遭受自然灾害冲击。“旱季灌溉的成本很高,在旱季进行生产投资后又被蝗虫夺去收成,可能会使农民陷入长期的贫困境地。”

    樊胜根和游良志也担心,受到蝗灾最直接和最大影响的是本身已陷入贫困境地的东非农民。

    樊胜根提醒,2012年之后成立的世界粮食预警机制已经关注到蝗灾可能造成的威胁,但仅是预警,力度还不够。“国际机构和世界各国有没有决心去面对、有没有行动,更加重要。”他呼吁对联合国等机构增加赞助和投入,对非洲受灾国家给予技术支持,尽快制定粮食援助的预案,尤其要关注贫困人口、饥饿和营养不良的弱势群体。

    中国农业科学院客座教授Kris A.G. Wyckhuys 告诉《中国科学报》,粮农组织和中国合作,正在使用有益的杀虫真菌防治沙漠蝗虫,这一部署值得赞扬。通过进一步完善和扩大,这一防治方法会非常有前途。

    “生物防治手段可以实现控制蝗灾,保护农产品供应安全,同时保护生态环境,达到农业可持续发展的目标。”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张龙说,生物农药对幼虫期蝗虫防治效果更好,一般需要7~12天的暴露期才能发挥作用。目前还没有关于防治效果的具体报道。

    (编辑:逍遥客)

    <

    专家提醒:蝗灾对国际粮食市场影响值得关注

    专家提醒:蝗灾对国际粮食市场影响值得关注